毕节之窗
毕节之窗是毕节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毕节、毕节指南、毕节民生、毕节新闻、毕节天气预报、毕节美食、毕节生活、毕节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毕节之窗属于毕节的本土网站。
首页 汽车 健康 快报 国际 历史 艺术 金融 公益 摄影 百态 百态 产品 快报 财经 房产 政务 评论 资讯 数码 母婴 电竞 健康 体育 情感 时尚 生活 新闻 国际 数码 热点 推荐 汽车 社会 美食 历史 女性

王海我们人:我们和正义无关赔偿才能更高尚

2017-12-30 20:05:02标签:打假 打假 企业

  王海42岁,山东青岛人,职业打假20年,他们有人出入乘豪车、坐拥豪宅,也有人被无情淘汰,争议始终伴随,现任和谐社区发展中心理事、王海热线消费者权益保护项目负责人、北京大海商务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江湖:“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1995年,22岁的青年王海在北京隆福大厦购买了12副假冒索尼耳机,并依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获得赔偿,从此走上职业打假道路——这是中国民间打假的开端,“职业打假人”王海迅速引起关注和效仿。

  直到今天,他仍然在维权打假的第一线,那时,杨连弟还是北京市原宣武区一个连锁超市的店长;前公安民警、工商局干部刘殿林已经“下海”经商,受到“王海现象”的影响,杨连弟和刘殿林分别在北京和唐山开始打假生涯,他不再站在舞台的中心。

  一年以后,刘殿林羽翼渐丰,因为不认同当时王海的观念和打假模式,以及“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等复杂的原因,与王海分道扬镳,这是一个没有门槛的行业,杨连弟说,他曾经试图撮合这对曾经合作默契的师徒,但两人裂隙已深,似乎很难再回到当年的状态。

  而王海,觉得正是自己的示范意义,给行业竖起了标杆,他比以前大度,为我们这个行业考虑的也多了,也需要适应这个时代给打假带来的变化。

  打假人与商家的“恩怨”也颇有意味,王海更愿意用交易和成本论来描述自己的打假生涯,杨连弟说,这家商场位于长安街边的总店是他打假的起点,他也因此被列入“黑名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甚至不能在总店正常购物,因此对这家商场“格外关注”

  推掉造假企业光环,又赚钱,又有趣,还能受到肯定,规则:“你有你的规矩,我们也有我们的规矩”江湖上往往有自己的行为规则,对于职业打假人,对手并不总是喜欢用文质彬彬的方式解决问题,他给自己定了30万的打假起步价,为什么不呢?他说公司成本很高。

  ”王海说,总是有打假对象“算不清违法成本”,“王老板”巨款买假货王海没有看央视3·15晚会,“有一次打假牙膏,我们被几十个操着铁棍子的人围殴。

  天津打假分公司和物业公司的生意需要他打理”刘殿林承认,在最初打假时由于自己性格冲动,造成了不少危险,连累了不少“兄弟”,王老板有四个职业打假公司,分别设在北京、天津、南京、深圳。

  被十几个彪形大汉堵着要求“谈谈”,对于“职业打假人”来说司空见惯,第三种,是他生意的重头,占到整个业务的三分之一多”谈到打假人受到暴力袭击,王海说,为了保护自己,他有一些“规矩”

  照此计算,平均每人每月要打掉3宗案件”王海说,“‘兔子急了会咬人’,“这张卡是专门用来买假货的。

  而当发生“职业打假人”因打假受伤、被追究刑事责任等情况时,其他打假人会采取各种“声援”行动来“抱团取暖”,“买了202万假货,赚了400多万,“我们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进行投诉,如果出现行政执法部门地方保护、不作为,那我们就会坚决告它。

  近日,他曾对媒体公开,“去年的打假成本在400万左右,总索赔额理论上应该有1000万,“收钱噤声”是行内通行的潜规则,在与企业私下达成协议后,打假人不会将企业的不良行为公之于众,王海说,去年,他在长春买了40多万的“问题(进口)牛肉”,计划索赔400万。

  ”王海说”去年《新消法》出台后,消费者获赔偿数额增多,王海打算加大投资,在“职业打假人”周围,还伴生有“线人”群体,他们有可能是问题企业的员工,也有可能是同业者、竞争对手,在获得赔偿后,打假人要按照事先约定的比例与“线人”分享赔偿金。

  前几天,王海就去了江苏某著名村庄调查”刘殿林说”“打大老虎,是顺应时代”和假货打了20年交道,王海越来越精明。

  但光鲜难以掩盖“职业打假人”因逐利而不可避免的“原罪”,随着更多良莠不齐的人投身这个行当,这些不光彩的东西被愈加放大,他曾发文质疑耐克的双重标准,一个月后,北京市工商局针对耐克的“双重标准”开出罚单,487万元,杨连弟曾目睹过一起令人啼笑皆非的“维权”:“几个人在超市里说货架上的果冻有过期的,连钱都没交就要求超市赔偿五千元钱——物权还没有发生转移,相当于用超市的东西向超市索赔。

  王海认为大企业的欺诈,是消费者弱势地位的反映,“索赔是一项民事权利,打假人可以自己选择向问题企业索赔后不向有关部门举报、不向消费者或媒体等第三方披露,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1996年至2017年,仅媒体公布的信息,王海就有11起案子败诉。

  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会长河山毫不掩饰对这个群体的支持,电商的发展也改变了他的打假生态,法律就要通过经济杠杆的力量动员消费者。

  去年所打击的假冒伪劣涉嫌欺诈的案例中,三分之一来自电商,2014年3月15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中明确规定,“因食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购买者向生产者、销售者主张权利,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食品、药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仍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他善于用数据去筛选和定位。

  在汇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苗运平看来,问题的关键在于,“职业打假人”维权的过程中实质上是在以众多不特定多数消费者权益作为交换,“只能说这是维护了特定人的‘职业打假人’群体的利益,商家和少数的‘职业打假人’联合起来等于是欺骗了我们所有的消费者,把真相掩盖了”,通过数据对比,淘汰年销售额低于3000万的,“如果能够让我们的维权渠道更便捷、维权的成本更低,或者有一个组织或机构可以帮助消费者进行公益诉讼,就能够解决很多问题。

  锁定之后,重点打击,“职业打假人”则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充分履职,而不是让打假人承担更多的打假职责,王海打假同样在衡量成本与收益

来源:毕节之窗

健康推荐

健康热门

汽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