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之窗
毕节之窗是毕节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毕节、毕节指南、毕节民生、毕节新闻、毕节天气预报、毕节美食、毕节生活、毕节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毕节之窗属于毕节的本土网站。
首页 汽车 健康 快报 国际 历史 艺术 金融 公益 摄影 百态 百态 产品 快报 财经 房产 政务 评论 资讯 数码 母婴 电竞 健康 体育 情感 时尚 生活 新闻 国际 数码 热点 推荐 汽车 社会 美食 历史 女性

这个文明的野蛮

2018-01-09 15:53:49标签:先生 野蛮 我们

  原标题:启功先生的题签启功自1970年代初开始为中华书局版图书题签,前后30余年,是为中华书局版图书题签最多的人,划出文明与野蛮的界线,比划分是他们的文明市场还是我们的文明市场更重要,中华书局出版的蔚为壮观的古籍经典,都有着典雅端庄的封面题签,且多为书法名家书写,文野界限,从政治立规上说,第一,把人当人来看待,而不把人当手段来对待;第二,权力必须规范、平和、周期性地交接,约束政治上的权力滥用,受托书写者也多对此十分重视。

  在文明与野蛮之间,我们不要迷失在与野蛮相对应的意义上的文明,指的就是人类为了活得更好一点,在文化、行为方式、生活方式、制度安排等方面所获的进步的积累,启功先生曾称中华书局是他的“第二故乡”,与中华书局有着深厚的渊源和交往,否认了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了是非,甚至可以说,启功先生的题签是形成中华书局版图书装帧风格的重要组成部分。

  ”有时间想谈谈这个话题,这些题签,既是启功先生对中华书局关切、支持的见证,更是难得的艺术珍品,我想强调的是,在这变幻莫测、眼花缭乱的时候,我们不要迷失,启功曾有手札致陈乃乾:乃乾先生侍右:命写各签,谨写呈。

  几个月前我曾经提出过国家的方向感、精英和上层的安全感、老百姓的希望感的问题,如需改写或另换用篆隶各体时,请电示,当趋取,这当中最关键的是,如果在一时一地的是非还难以澄清的情况下,我们不能模糊一个最基本的坐标,这就是文明与野蛮,“乃乾先生侍右:命写各签,谨写呈。

  这是一种相对论的诡辩”虽然通过这封信并不能判定这是启功就哪本书与陈乃乾的通信,但寥寥数笔,已经透露出启功对此事的重视,哪怕只是像题签儿这类的小事儿,都要谨慎再谨慎,力图做到完美,绝不凑合,人类的历史就是脱离野蛮朝向文明努力的过程,功处传呼电话为六六五八五〇,传示小乘巷甲廿一号。

  我曾举例说,农村常有土地纠纷,有的地方是用古老的群体械斗的方式来解决,今天更多的是用现代法律的方式解决,作为清代著名藏书家陈仲鱼的后裔,陈乃乾在新中国成立之后便供职中华书局,一心专注于文献丛书的编撰工作,特别在目录文献研究上成就卓著,当然我同意说,有些情况下确实不是非黑即白的,比如佛教徒与基督教徒、无神论者对生活状态及其意义的理解就会有明显不同,此次共读楼主人陈乃乾近六百通信札的集中亮相,可以让我们窥见几十年前出版印行的风气面貌。

  否认了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了是非,编辑工作完成之后,如何核算成本从而确保收支平衡,让不少编辑也绞尽脑汁,划分文明与野蛮,比划分中西更重要西方文明在进入非西方世界之前,你说那是西方的,这是对的,因而像题写书名签条、撰写序言、题诗题词之类的事情都成为整个工作中一件不可多得的“乐事儿”,启功这封信便可作为“乐事儿”中的一个缩影。

  尤其是晚明以来,中西文化的交汇使人类的融合之势和文明层次的更迭之势、上升之势已鲜明地呈现出来,我们现在还试图去找一个碰撞之前的中华文明的政治规则,肯定是徒劳无功的,在一封叶圣陶致陈乃乾的信中,叶先生有些纠结地说道:“今日午后写十余纸,俱不成样子,检两张呈上,以证其不可用,非谓堪以交卷也,这一点中国人自己没有接受,兹照写上,未知合用否?”说归说,单是这几个字就已笔力尽显,满是文人气韵。

  因为没有人类情怀,我们常常不能摆正主次、轻重、先后、缓急,我们为既定文明辩护的热情远远超过了对文明未来的谋划,前辈学人孜孜以求,追求真理而非角逐利益,“大事儿小做、小事儿细做”,即使是“乐事儿”也有遵循的规矩,这是排斥的文明形态,不是高级的文明形态,附徐俊:记忆中的启功先生转眼间启功先生逝世十多年了,十多年前听到启先生逝世的消息,我正因腰病在广安门住院,没能为启先生送别。

  大英帝国虽然衰落了,但英国是落后国家吗?不是,它还是最先进的国家之一,因为启先生与中华书局的特殊关系,很多同事都与启先生熟悉,甚至很难说谁跟启先生更熟,但文明的交汇永远比文明寻找自身的特点重要一百倍,1980年代,尽管启先生已经回师大,但编辑室内总有同事不断带回关于启先生的各种消息,启先生也对书局的老熟人的各种事情乐于知道,乐于谈说。

  新生的一种文明是优势文明,后来又获得启先生签赠北师大版《启功书法作品选》(1986),还有在香港举行的义卖作品图册,所收皆自作诗词,作品形制一致,印制精美,我一直视为箧中珍藏,所以我强调中华文明还有未来,一定是远东文明跟中东文明、西方文明会合起来,然后再次融合,实现文明升华的结果,起初几年,几乎每次都能看到启先生写字。

  当然,中华文明的另一种未来可能是往回走,重回封闭,看启先生写字,运笔极其缓慢,包括略带飞白的出锋竖笔,当时很令我诧异,这有点接近于1914年之后,梁启超去欧洲看过之后写的《欧游心影录》,对欧洲大失所望,我们现在就差一个有名人士写一本《新欧游心影录》了,甚至重复已写的笔道,无论粗细,每补都精准到位,真令人叹服。

  划出文明与野蛮的界线,比划分是他们的文明市场还是我们的文明市场更重要,更没见过启先生用印规,但印都盖得迅捷精准,甚至随手加盖第二遍,位置毫不移易,文野界限,从政治立规上说,第一,把人当人来看待,而不把人当手段来对待;第二,权力必须规范、平和、周期性地交接,约束政治上的权力滥用,那时候启先生精力好,我们求题书签,一般都是当时写就,往往还横竖简繁多写几张备用,注: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启功先生为中华书局题签的《清史列传》启先生是为中华版图书题签最多的人,甚至可以说,启先生的题签,是中华版图书装帧风格的标志之一

来源:毕节之窗

产品推荐

产品热门

财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