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节之窗
毕节之窗是毕节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毕节、毕节指南、毕节民生、毕节新闻、毕节天气预报、毕节美食、毕节生活、毕节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毕节之窗属于毕节的本土网站。
首页 汽车 健康 快报 国际 历史 艺术 金融 公益 摄影 百态 百态 产品 快报 财经 房产 政务 评论 资讯 数码 母婴 电竞 健康 体育 情感 时尚 生活 新闻 国际 数码 热点 推荐 汽车 社会 美食 历史 女性

不妨给“无负担日”一些掌声

2018-01-06 20:38:19标签:作业 无作业日 减负

不妨给“无负担日”一些掌声

  日前,一张孩子在地铁里睡着的照片,让许多家长看得唏嘘不已,据媒体报道,近日南京两所小学陆续启动了每周三“无作业日”计划,“我家孩子6点起床,中午基本不休息,晚上5点半到家,作业做到九十点,累,此外,山东济南某学校也接受学生“提案”,确定每月最后一周的星期二为“无作业日”,不布置任何家庭作业”“我家的孩子,放学接回家只有10分钟的车程,照样在车上睡着了。

  不少家长也认为这是个不错的尝试,好歹能让孩子和家长稍稍喘口气,减负从来不是一个新话题,学校貌似没有在周三布置作业,却变相地布置在周二、周四,总量并无变化,今年新学期伊始,上海、长沙、沈阳等地就相继发出“减负大礼包”

  很多情况下,这种“高参与度”会产生不同维度的理解和认识,从而使得很多教育尝试与努力每每遇阻,原因在哪?又该如何破解?《工人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据媒体报道,早在2005年,上海、河南、江西、湖北、新疆、山西等多省份的教育部门就出台规定,将每年“六一”定为小学生“无作业日”,2018年底,沈阳教育局颁布“最严减负令”,要求教师不得不加选择地布置教辅材料上的作业,不得布置机械性、重复性、惩罚性作业,不得布置超越学生能力的作业,不得布置要求家长完成或需要家长代劳的作业,不得要求家长批改教师布置的作业。

  不知道此番南京、济南的这几所学校能坚持多久?客观而言,与较为繁重的作业负担相比,每周或每月设定一个“无作业日”,确实不解渴,也很难从整体上破解当下中小学生作业负担重的问题,事实上,早在1955年,教育部就发出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减负文件《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若想从根本上减轻学生负担,仅有一个“无作业日”远远不够,而是需要全局联动、综合施治,比如改变当下教育评价机制、深化中高考改革、拓宽青年的创业创新路径,等等,1964年、1978年、1988年、1994年、2018年、2018年、2018年,各种版本的“减负令”数不胜数。

  然而,任何宏大目标的完成都不是轻轻松松的,陈忠明也能明显感觉到此次“减负令”的力度,“现在,已经没让家长批作业了,成绩也不发到班级群里了,孩子上学的时间也大大缩短了”,近年来,无论是教育主管部门,还是学校和一般家长都在呼吁减负,也每每认为孩子们实在是太辛苦了,现在,孩子每天下午3时50分就放学,每周三因为老师业务学习,更是2时50分就放学了。

  比如,不少地方的家长联名给学校写信,强烈要求“补课”;又如,此番南京两所小学推出“无作业日”后,有家长居然将“空出来”的时间又交给了辅导班,一个连“无作业日”也难以达成的环境,对于其他减负努力的抵触与变通,可想而知,而托管班的费用每月在600元以上,不仅昂贵,而且很多缺乏安全保障,而“无作业日”之所以能够常试常新,也正表明,我们的家长、学校和孩子,其实还是需要有一块悠闲的天空,哪怕时间很短暂,哪怕机会不易得,但总归会让人舒缓一下心绪,并感受到“本该如此”的快意,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他说:“基础教育阶段,放学之后,学生怎么办?我到教育部工作之后在基层做过调研,好多学生家长就讲这个事,这是件让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非常揪心、非常挠头的事。

  教育减负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便宜事,从来没有一针就灵的“法术”,而应该是一个不断摸索、不断获得鼓励、不断强化力度的过程,2018年起,上海市公办小学普遍向家庭看护确有困难的学生提供课后免费看护服务;今年初,江苏省南京市下发通知,所有公办、民办小学实行“弹性离校”制度,为小学生免费提供延时照顾服务,从这个意义上讲,不妨给“无作业日”一些掌声,不过,对于意见实施的效果,陈忠明认为还有待观察

来源:毕节之窗

政务推荐

政务热门

母婴推荐